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节

第712章月黑风高,杀人之夜

一世葬生死入骨 | 作者:蓝晓幽 | 更新时间:2020-10-04 20:29:45
同类小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跟乔爷撒个娇最佳上门女婿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插翅难飞

无鱼身有体香奇毒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桃花山庄,所有下人都不敢再接近无鱼的住处,原本无鱼房里为他洗衣服端送茶点的丫鬟也不敢再来,请求皇甫青天调去了别处。

    即便是房门紧闭,也像是毒雾弥漫,甚至不需要皇甫青天下令,这里也没有下人敢随意接近了。

    到了晚上,皇甫云赶回了桃花山庄,与安管家打了个照面,像是没看见人似得什么话都没说,也没去向皇甫青天复命,而是直接回了北厢苑。

    月柒和月蓉知道人回来了,也急忙赶来探望服侍,可敲了好半晌的门,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月柒有些担心的说道:“从前云少爷即便再累,也会应个话,不会叫人担心的,可这是怎么了……”

    月蓉低声道:“无鱼三爷那边已经够让人担忧的了,现在云少爷这边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估计是绫罗姑娘不肯跟云少爷回桃庄来吧!”月柒皱眉道,“若不是生闷气,云少爷也不会一回来就把门给锁上了!”

    月蓉苦笑道:“这又不是天大的事,都被逐出桃庄了,我要是绫罗姑娘,也不会回来啊!而且只要不是绫罗姑娘出事,云少爷才不会做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种事呢!”

    话音一落,均是一瞬间的沉默,接着姐妹俩异口同声的惊呼道:“绫罗姑娘出事了!”

    “什么出事了?”安管家此时走了过来,紧张道“是不是云少爷出事了?刚才云少爷回来的时候,我同他说话,他也不理,忙完了手头事我便赶紧过来瞧瞧,丫头们,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便确定,只是云少爷不肯开门!”月蓉压低了声音沉声道,“安管家,我们怀疑,是绫罗姑娘出事了,不然,不可能只有云少爷一个人回来,而且从回来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说过,也不肯开门!”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好像看到云少爷的衣服上有血迹!”安管家说道。

    “不会是受伤了吧!”月柒有些担忧,便用力的敲着门,“云少爷,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不能让大家跟着担心啊!”

    安管家叹了口气:“怕是真的出事了!你们在这守着,我去同老爷禀报!”

    “恐怕就是老爷来了,云少爷也不会理的!”月蓉叹道。

    月柒说道:“夫人来了最好,云少爷平日里就怕夫人受委屈!”

    安管家点了点头,果然再来的时候,真的把皇甫青天和武月贞都找来了。

    那边武月贞去敲门,这边玉翘把月柒和月蓉拉去一边询问了起来。

    “云儿,是娘啊,你到底怎么了?让娘进去,同你好好聊聊成吗?”

    “是不是请罪的事出了岔子?”皇甫青天问道

    武月贞急声道:“就是应娘一声也好啊?云儿,娘求你了,把门打开,有什么事,人多好商量嘛!”

    皇甫青天不悦的喊道:“皇甫云,你这逆子,让你爹娘这么求你开门,你于心何忍?”

    可是任谁敲门,任谁劝说,仍旧是房门紧锁,没有任何回应。

    “云儿,你若不给娘开门,娘今夜就一直敲到你开门为止!”

    皇甫青天握住武月贞的手腕,轻声道:“他是不会开门的!原本今日应该是云儿、夜月和凤绫罗一起去唐门请罪的日子,但是现在,回来的只有云儿一个,而他又是这副样子,凤绫罗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的儿子我了解,若是凤绫罗真的出事了,云儿不会这么清净,唐门那边也不会没有动静的!”

    “所以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也许是我们把事情想的太糟糕了。可能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凤绫罗不肯跟他回来,云儿只是一时烦闷,让他静一静也好!”皇甫青天说道。

    武月贞摇了摇头:“若是这么简单,云儿不会一声不吭!”但是随即她也明白皇甫云是铁了心不打算开门了,便说道,“云儿,娘不扰你了,但你不要做傻事!”

    接着,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抚琴声。

    这琴声算是做了回应,众人才相继散去。

    唯有月柒不肯走,月蓉也便留下来一起守着,过了半个时辰,便见武月贞换了身衣服又过来了,还让两个丫头不要扰到皇甫云,仔细听他的琴声。

    琴声有着淡淡的悲伤,却又让人平静,没有波澜,守在门口的人都猜不透皇甫云的心思,更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何事,阿阮不在,夜月也不会出现,凤绫罗又去了哪里?她怎会把凤琴留在桃庄人却不回来呢?

    巴蜀,破寺庙,里面闪烁着淡淡的火光。

    原来是凤绫罗收拾了一些干柴,准备烤些东西来吃,顺便取取暖,也许是快入春了,夜里的风也比寻常时候大了些,再加上受伤的缘故,身子骨也开始没有那么耐寒了。

    忽然火光涌动,凤绫罗凭借着杀手的本能嗅到了阵阵杀气。

    紧接着,几声马蹄踢踏,正露出警惕,就看到蛇女水涟漪和白无常明虚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凤绫罗站起身来,明虚掩正要开口,却见凤绫罗一脚踢散火堆,燃烧的木柴和零散的火星噼里啪啦的朝她们袭来,急忙一边退后一边用手抵挡。

    就在水涟漪和明虚掩躲避柴火的这一瞬间,凤绫罗已经破庙而出,房顶的砖瓦又开始劈了啪啦的掉落,水涟漪和明虚掩二人正要飞身去追,掉落的砖瓦和飞散的灰尘又险些迷了她们的眼。

    刚落地面,就看到寺庙的周围早已被曼陀罗宫的人马围的水泄不通,就算凤琴在手,光对付水涟漪和明虚掩二人就已经足够艰难,现在又是重伤在身,更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所以凤绫罗根本没打算与他们周旋,只想拼尽全力撤退。

    就在陆续有曼陀罗宫的弟子围攻过来之际,凤绫罗很快就跳上了一匹马,冲出重围。

    水涟漪和明虚掩后脚也自寺庙里出来,水涟漪也直接跳上马,喊了一声:“追!”便疾驰而去。我爱看中文网

    明虚掩看到自己的马被凤绫罗骑跑了,有些不爽,直接扯下正要上马的一个弟子,带着一股怒气追赶了上去。

    随着曼陀罗宫的大队人马全力追赶,此起彼伏的马蹄声也打破了夜的平静。

    马的颠簸震裂了凤绫罗包扎好的伤口,鲜血渗透衣服,她近乎晕厥。

    月黑风高杀人夜,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逃跑的方向是向何处,只知道,是个永远不会抵达洛阳城的方向。

    曼陀罗宫的人一直紧追不舍,凤绫罗咬着牙不肯倒下,自己可以死在任何人的手里,唯独不能死在曼陀罗宫的手里,不能死在娘亲最恨的女人的手里。

    听到身后数声马鸣后,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皆化作安静,凤绫罗也拉紧缰绳,回过身来,她看见水涟漪、明虚掩等人都停了下来,不再追赶。

    难道我入了什么陷阱?闯进了什么人的地盘?凤绫罗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忽然停下来,但她此刻眼前已经是天旋地转,不容多想,她只想甩掉他们,哪怕是死在陷阱里,死在别人的地盘上。

    凤绫罗再次赶马前行,消失在月色之中。

    明虚掩急声道:“真的不追吗?”

    “这里是苗疆边界,极乐坊不欢迎中原人,尤其是晚上,凤绫罗进去了,也是死路一条,我们就留在这,为她收尸就好!”水涟漪冷笑一声。

    凤绫罗最终还是坚持不住,力气耗尽,她跌下马来,又难免吐了口血。

    却在此时,看到前面有一些光亮,还有马车轮子碾压泥土的声音。

    赶马车的人似乎没有看到地面上正躺着一个人,仍旧继续不快不慢的往前赶路,若是濒死之前还有一棵稻草,任谁都会想要紧紧抓住,凤绫罗也不例外。

    作为鬼凤凰凤盈盈的女儿,她不想死在陷阱里,也不想死在别人的地盘上。

    她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站起身来,一跃飞起,飞至马车前,马夫一个紧急拉住缰绳,马车顿时停了下来,忽然的急停让马夫忍不住“哎呦”了一声:“姑娘啊,这大半夜的,可吓死老夫了!”老头看到凤绫罗满身的血迹,吓得颤声道,“姑娘,我没钱,只有这一马车的猎物和切好的生肉,是我要送去洛阳江府的,若不及时送去,怕是性命难保啊!”

    凤绫罗虚弱的踉跄了一下,强忍住昏厥的不适,说道:“老人家,我不是要打劫,我是要求救,有人追杀我!”

    “有人追杀你?”老头四处看了看,“姑娘你是何人啊?”

    “求求你了,老人家,求你带我回洛阳,我不能死,我还有想见的人!”是啊,感觉到命悬一线,她本能的往相反的方向逃跑,是为了不暴露已死的秘密,但是现在,自己的内心再告诉她,要努力地抓住皇甫云的手,不再分开。

    老头伸出手,露出一个微笑:“上来吧,凤绫罗!”

    凤绫罗怔怔的看着老者,皱紧眉头,踉跄的后退着:“你……这声音,你是夜月!”

    “皇甫云不会知道你已经消失于世,他会以为你浪迹天涯故意躲着他,而我的师姐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夜月扯下老者的面具,又露出一张陌生的面容。

    “夜月,你出卖我!”凤绫罗有些绝望,她要死在这里了,皇甫云他将会永远以为自己远在天涯,而他会不顾一切的寻找,步入千面妖姬的后尘。

    她好恨!

    可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做抵抗了。

    但她也想感谢夜月,若不是他假意,唐门的人不会以为自己已死,皇甫云也不会以为自己还活着,虽然夜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凤绫罗闭上了眼睛,只是这一次,她的表情不再是唐门求死时的平静。

    “对不起了,凤绫罗,我要骗过天下人,你也一样,这样我才能活下去啊!”一边说着,夜月的手一边伸向了凤绫罗血迹斑斓的心口。

    “我的马!”明虚掩跳下马来,一路小跑过去牵住自己的黑马,摸了摸它的鬃毛,“白养你了,居然敢载着主人的猎物逃跑,你想害我受罚啊!”

    接着便看到一个苗疆着装的老者牵着一匹马缓缓而来,而马背上还挂着一具尸体。

    明虚掩正皱紧眉头盯着他,水涟漪却悠哉的在马匹身上俯身笑道:“夜月,我以为你的埋伏只会徒劳无功,你怎知凤绫罗一定会逃到这里?”

    “我也以为我会白等一场,可谁能想到,曼陀罗宫这么多的弟子和两位护法突袭,都没要了一个身负重伤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女子的命,这个功,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夜月得意的说道。

    明虚掩冷哼一声:“原来,你早就知道夜月埋伏在此了,那我们还这么拼命的追她干嘛?”

    “你不想争功?”水涟漪冷笑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还是夜月神机妙算啊!”

    “其实很简单,并非是在下神机妙算,凤绫罗好不容易假死解决了唐门这个麻烦,她怎么可能还会再给皇甫云带来麻烦!而且从那个寺庙出来,只有两个方向,一个通往洛阳,一个通往苗疆!”夜月跳上马背,拍了拍挂在腰间装有心脏的盒子,拉紧缰绳,“可惜,还功还是落在了我的头上!”说罢,便扬长而去。

    明虚掩切了一声:“凤绫罗这功我可不邀,得罪的可是皇甫云!”

    “明护法,你怕了?”水涟漪直起身子,缓缓笑道。

    明虚掩跳上黑马,拉紧缰绳一转马匹方向:“水护法,你敢说你不怕?”

    “本护法还真不怕!”水涟漪顿了顿,笑道,“凤绫罗死了,他已经挫了一半的锐气,根本不足为惧了!”

    一声“驾”后水涟漪也扬长而去。

    明虚掩对着她的背影“呸”了一下:“连眼睛被毒瞎的皇甫风你都杀不掉,还敢说皇甫云不足为惧,他手里的七桃扇可不是吃素的!”

    一想到皇甫三雄加上一个凌无眉合力砍下白之宜一条手臂的画面,明虚掩就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随后也跟着大队人马往曼陀罗宫的方向而去。
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2790/,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插翅难飞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迪奥先生第二十八年春最强黄金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