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22章死刑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1 08:18:23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清晨,火红鳞云盘踞天空,被层层金边包裹着就像亘空升舞的赤鳞。一行人踏着光辉,终于抵达城中火山军。

淡淡腥风迎面而来,军营上空旌旗猎猎,纷乱杂沓的脚步声徘徊在营前。

辕门方向,偶有牛马牲畜的嘶叫,不时腾起一道道沙尘,使整个火山军充满了萧肃之气。

终于盼到了回衙之日,此刻的魏敢心头微颤。

他稳了稳心神,进门后便目光灼灼地盯着火山军巡检使:“大人,魏敢不负您离时嘱托,已将横谷寨巫师命案彻查清楚。”

火山巡检使缓缓转过身,待魏敢有条不紊将事情脉络讲清之后,神态严谨安素,还是一副安定旧态,举动间带着巡检使的力度,只微微斜过目光,看向眼前囚犯道:“叶念安,你可知罪?”

叶念安一个头叩了下去:“回大人,小人冤枉,!小人那晚的确是去了释比家中,虽然跟他发生了争执,但是小人绝对没有杀他。

望大人明鉴,还小人一个公道!”

火山军巡检使并未说话,僵硬的气氛延续着,这更让叶念安心中添了几分惶恐。

魏敢站在旁边抿着嘴,细细观察着,看着火山军巡检使阴晴不定的脸,眼锋一转,朝着王小巴使了个眼色。

王小巴接到这双尖锐厉眼,立马晃出身子,颤颤巍巍伏跪下来,夸张的哭喊道:“大人,小人乃横谷寨打更更夫王小巴。

那晚刚好看到叶念安提着一支箭矢从释比家出来,箭上还带着血迹,这些皆为小人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火山军巡检使抬手指着魏敢问道:“可曾验尸?”

魏敢两道浓眉一挑,一脸认真:“小人已经验过尸体,乃利器封喉,一剑致命。

死尸下另有鲜血写的‘葉’字,这人证物证,定是此人无疑。”

叶念安听闻,只觉全身血液都涌至脑门,气得全身颤抖。

火山军巡按使目光冰冷,极其不屑地瞪向叶念安:“怎么?人证物证俱在,你还不认罪?!”

“大人,小人冤枉!小人那日确实跟释比产生了争执,但并没杀人,朝廷办处命案怎能如此草率?简直...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火山军巡检使冷笑一声,打岔道:“哎呀!世间这样的人真是多啊!这前不久还有个嫌犯嘴硬得跟什么似的,才刚上刑具就乖乖招了,没一点点骨气!

今天倒是也让本官见识见识,你这个乡村野夫到底是皮糙肉厚,还是心志之坚,非常人可比!”

叶念安心思瞬间飞转,想到自己癸水立命,且又在临行前交代了娘子如何形成水洼之势……

若一味逞强、大刑加身,岂不是得不偿失?不成...…尚有一丝生机,都要忍辱自保。

念及此处,竟扑通伏跪于地:“大人明察秋毫,小人甘愿认罪画押。”

火山军巡按使审人无数,这么不经吓便痛痛快快认罪的虽不在少数,却也不多见。

只是思及未语,不作声响地将文书红泥递到叶念安面前,画押定罪,便差了手下公人上交至刑部。如此,叶念安定肘收监,入狱秋斩。

此案了结,暗暗笑出声的当是王小巴。这厮松了枷锁出了火山县衙,一连多天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飞离此地,一刻也不愿停留。匆匆作揖谢过石四戈后,便转身奔了出去。

魏敢在县衙外像是等待了许久,一脸不耐烦地拦住了去路。“怎磨蹭这么会儿功夫!王小巴,要说也是我把你领到火山军,也让我送你回程吧!”

王小巴瞳孔一紧,对眼前之人硬软不敢轻施,却又不敢推辞,结结巴巴道:“那......那就有劳魏大人了?!”

语罢,两人一前一后,沿路无语走出县衙外数里。眼看着穿过山道转至黄河靠岸,便能越过贺兰山头回到横谷寨了。

王小巴正欲转身让魏敢止步,却正对上半米外目露凶光的魏敢。还未及开口,便听到一个冰冷如霜的声音划过:“王小巴,去死吧!”

王小巴哆嗦得瘫倒在地,面色煞白,裤裆潮湿一片,颤抖地求饶道:“大人......魏大人,您高抬贵手,小人可是应了您的话,只须死命咬住叶念安杀人不放,您就饶小人一命的呀!您...您可是亲口答应的。”

魏敢面色绷紧,直直逼近。

王小巴又连忙磕头:“大人,小的保证闭口不言,权当没来过这火山军,您行行好饶了我吧!”

魏敢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如同毒瘤一般的王小巴,全然无视王小巴的呼救,抽出腰间长刀,起落之间,殷殷鲜血喷迸而出。

魏敢狰狞一笑,扛起王小巴尸体,一口气跑至黄河边,如同扔石子一般,将尸体抛进河中。直见到死尸被汹涌急流卷入水腹,激起的漩涡彻底消失后,魏敢心中才卸下包袱,松了口气。

回衙路上,魏敢蹲在沿途岸边,一遍一遍冲洗着刀上血迹。

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道:‘这生和死,就是圣贤也常会选错,更别说我魏敢这个小小都头了。权当你王小巴命薄福薄,我魏敢收拾了你!’

思及此,魏敢‘嗖’地一下站直了身子,顿觉黄河岸边呼啸之风愈加冷咧,心底有个声音也愈加响亮。对,那个证明自己的机会真的来了!

当魏敢再次闻见风中夹带的血腥味时,胃液竟抑制不住的翻涌,面色也苍白了几分,他转身又疾走了回去。

这胸口的翻搅,让他生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受。魏敢茫然地走着,目光落在了路边小馆。

人生在世,总归还是想混口饭吃的。坐定,扯开嗓门喊了一声:“小二,热两壶酒来……”

————————————

半壶烧酒下肚,似回了不少精神。

魏敢抹了抹嘴,定了定神,走回军营。

迎面走来的几个都头,大老远看到魏敢便生讽打趣道:“哟嗬,可真是没想到哇!你小子是长本事了,还是走了狗屎运,这么快就把案子破了,能耐啊!”

魏敢虽恢复了平日常见的脸面,却依旧没止住涨红的面色,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几个都头话里话外渗出的讽刺,如隆冬深夜结起的寒霜薄冰,生生在自己脸上刮出一道道细细血痕,找不见伤口,却条条刺痛。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