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27章双儿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1 08:18:24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叶念安能算到自己的生死会因一场秋雨引发洪水而改变。这件事的应验,让他感到命运似乎施加了一丝怜悯在他身上。

过去的十几年里,似乎与自己所有产生关联的人和事,最终都没未落得好结果。

战死沙场的父亲、自己出生时难产而死的娘亲、还有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大娘,也在病痛中带着薄凉执念离开了人世。

至于师父释比呢?也走了!听闻死讯那天,原以为杀母大仇得报,即便不是亲手血刃,心里也会升起淋漓快感……

可是,为何?非但没有一丝愉悦,还多出了几分悲伤?

或许,他真的未曾怨恨过。

这种复杂又难捉摸的微妙之情,叶念安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只得收拾起来埋进心底深处。

偶尔在三更时分,心头也会掠过想要去寻找害死师父的凶手,行一行徒弟应尽的责任。

叶念安眉眼间充斥了一抹无奈与苦涩,从小如影随形、祸害人间的‘妖胎’,似乎真的有几分道理。

心念于此,他为还未相见的人感到一丝庆幸,至少现在是相安无事的。自己在孩儿未出世前离开,或许真是天意。

混在囚犯队伍中的叶念安脑中不断萦绕着这些似有头、理却乱的念头。

而已被大雨和疲劳扫除戾气的死囚们,已默然无声、没了一点生机,只浑浑噩噩机械地抬脚、落地,漫无目的地在推搡间跟随前行,再没有出发时的怨声载道、咒骂连天。

秋后那一刀,老天还是用凄冷秋雨补上了。

叶念安的内心是矛盾、突兀的,唯有他的那双眸子还迸发出几许希望的神采。

倘若他能推算出千里外的横谷寨发生了什么,他自然会明白,这些许神采便是对生命最赤诚的尊重,是一种源于血脉延续的共鸣。

他当爹了。

「千里之外横谷寨」

五月间,没有释比巫师与叶念安的横谷寨旋起了一股和善春风,摧绿了山谷,抚慰了人心。

村里没有了‘妖胎’,没了有神灵庇护的巫师,所有人变得空前团结。这个时候,村落的意义又重新占据每个村民的信仰高台。或许,每个人心里一直都存在这个念头,没了神灵依靠,团结一心才能给人安全踏实。

秦梓欣临盆时,村长娘子招呼了有丰富生产经验的妇人们,挤在那间逼仄简陋的茅屋内。

一双双粗糙而灵巧的手搭建起坚实稳定的摇篮,共同迎接着粉嫩而充满希望的新生命。

不同于十七年前的是,不再有嘈杂看热闹的村民,不再有凄惨痛心的流血不止,也不再有谈及色变、吞噬生命的倒灌黄水。

有的是窗外的草长莺飞,顶着稀疏绿叶的海红果树,以及努力舒展沉寂了一个冬天的枝条。

忽起一阵清风,枝条摆动,几片调皮的嫩叶终是贪念泥土的温暖怀抱,倏然间脱开枝头,在空气中打着旋飘落下来,一片、两片……

刚刚从生产中恢复一丝气力的秦梓欣,躺在麦草铺就的床榻上,侧头看向身边酣睡的婴儿,满目温柔。

“叶家娘子,快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村长媳妇站在榻前,看着枕上年轻的秦梓欣,轻声说道。

在她心里,自家官人是横谷寨的一村之长,那么今日自己招呼了大伙儿前来助产,定然是要照拂帮衬眼前的娘子的,口气里宛然透出管家角色。

透过人缝,几缕和煦阳光挤了进来,落在秦梓欣充满柔意的脸上,泛起一层为母之人才会映出的圣洁光辉。

目光飘到窗外,枝头上两片海红果树落叶飘然欲坠,却仍不肯落地。

秦梓欣看到这幕,思绪飘浮。叶子跌落泥土,化为腐朽也是成双结对,自已与念安虽不在一处,但心中念着彼此,仿若不曾分开。

想到此处,梓欣朱唇轻启道:“叶双儿。”

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与他孩儿就叫叶双儿了。

时光绵长,却也经不住雁催秋促。

昨日立秋才过,秦梓欣哼了几首邻家娘子教给的曲子,小双儿便沉沉进了梦乡。

细细匀称的呼吸声,紧握的小肉拳手,让她心中无比踏实。

秦梓欣掖了掖双儿颈部被角,又抬眼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快到子时了。

起身做着叶念安走时交代的事情。她熟练地取出用半个葫芦制成的盛水器具,瓢满白天留下的洗面水,倒进卧榻北侧水坑中。

原本置于此处的金属器具渐渐被积水没过,自立秋前九日,秦梓欣发现往日浇上去的水隔不了夜就渗入地下消失不见。

可那日之后,无论过了多久,不管天气炎热还是阴凉,水再也没减少。此时就像一个盛水器具,一滴都不下渗。

而在此刻,秦梓欣浇过水,面色紧张地站在一旁等着坑中反应。

可是过了许久,仍是没有丝毫起色。她想不明白官人为何要她这么做,但坚信一切如官人所言。

‘坑中积水不再下渗,夫妻二人就有相见之时。’

她轻舒了一口气,适才的紧张神情才稍稍缓解开来,一丝期盼在脸上漾开。

“官人,我和双儿等你回来!”

西北的几瓢清水震荡着东边的乌云,乌云被捏紧揉碎,拧干了所有水分化作雨水,洒在这片土地上。

叶念安因这雨水从磨得锃亮得铡刀下抽回了脑袋,劫后余生之下是冷汗湿身的疲软,这让他再次感慨到,隐藏在上天冷漠外表下的一点温情。

白马逗因这雨水再一次陷入仕途不振,苦涩难捱的困境中。

水治不住,都水监丞这个官衔也将会随着这满城积水淹没腐烂,断绝生机。他心里甚苦,上天终是待他不公。

上天,确实像个调皮的孩子。这里细细感受掌控世人的快感,那里又默默放纵人间的疾苦。

越过国境线,一路向北两千余里,是一片广茅而神奇的土地。而在这片蓝天澄碧、蓬勃生机的土地上,有一个女人也被横谷寨这个大宋边界的西北小镇,触动了神经。

这根神经末梢不曾停歇的跳突着,震颤得她坐卧难安。也与白马逗一般,感觉到自己正被命运无情玩弄。

只不过,触碰她敏感处、将她拖入这盘棋局中的,不是那坑积水,而是一个由两路人马,分别从横谷寨捎回的消息。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