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40章老了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1 13:59:13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战场合同工重生之战神吕布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三日前·朝堂内】

猫老了抓不住老鼠,人老了分不清贤良。

太宗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老了,可是天子怎么能老呢?

他看着跪于文德殿下低头揖拜、不苟言语的文武百官,他们朱衣梁冠,带佩履靴场景似曾相识过。

不禁回想起多年前还是开封府尹的晋王,每日早朝也会站于这殿堂上恭礼朝拜,听陛下阅折批奏、听大臣们奉迎拍马。

当时龙椅上坐有是自己的哥哥,那时他会想哥哥老了,真的老了!低劣的臣宫斗争,粗浅的政事处置,都透着迂腐笨拙。

恍惚间,他感受到了身边赵普那群老东西,似乎在努力忍耐着对哥哥的鄙夷和讥笑。他也在忍,忍着怒意、可怜与心疼。

直到开宝九年十月十九那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想替哥哥去做些事情。

如今……

—————————

分列两班的文武群臣,低垂着头颅,他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是敬畏,是惧服,抑或者是讥笑?多年前的那股怒意渐渐由龙椅上窜起,牵扯住两条短眉,在他不怒自威的黑脸上越挨越近。

文德殿的君臣间正弥漫着一股诡谧气氛,时光在沉默中溜走。朝会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穿着厚重棉靴的双脚渐渐感到胀痛。

他是一个男人,男人总是害怕脚肿,太宗皇帝叹了一口气,或许自己真的老了吧!

太宗朝着殿前内侍点了点头道:“把折子拿过来!”

抬手随意翻了翻,方才舒缓了一些的面色又阴沉下来,拎起折子用力狠甩到阶下,厉声喝道:“张逊,你倒是捡起来看看!”

堂下张逊被陛下这么一喊吓出一个激灵,惊得半截身体也抖了抖,畏畏缩缩地从一众跪拜之臣中小心翼翼躬低身子,捧起这本不解风情的折子。

面上书:河东路经略副使陈呈武呈

后翻一页——

「臣奉命押解十五州死囚往青州筑堤,于中途遭遇敌袭,囚徒死伤过半,臣请罪!

然臣押解剩余囚犯至青州后,回师追赶。敌寇所去未远,被臣诛杀大部,审讯活口得知,敌寇乃青州知州自养私军。

臣参程路均滥养私军,于二月前命八百铁骑埋伏大明府,射杀朝廷调拨于青州亟补南阳河堤的三千死囚一半过甚,手段残暴、杀戮无度,违逆朝廷谕旨,意图某方,请陛下明察!」

张逊看到这里,心里咯噔咯噔了好几下,这八百骑兵竟然已尽数被诛……

遂合起折子,盘算起如何能给陛下一个说得过去、令人信服的交代。

只未料到坐在殿上之人竟先将了他一军:“你这枢密院使应该知道点什么吧?几百兵马调动,枢密院一点风声也没有,朕要你们何用?”

如此,张逊更尴尬难辩,朝堂上下几十双眼睛纷纷瞄准于他。

此时,太宗对殿前内侍轻抬了抬下巴,一眨眼,内侍已跑到张逊面前接过他正执于手的折子,翻开念道:“……太宗陛下大赦天下,集调全国各州县等三千秋斩死囚调至青州决堤治道河工,被骑兵射杀……”

顿时,朝堂哗然一片,几十张嘴巴发出杂七杂八的碎语声。

再也按捺不住的张逊上前禀道:“陛下,青州知州数月前确实曾以招募乡民,以作抵御山匪草寇之名,上报了枢密院。

可三省衙门出了主意调了全国死囚充作河工前去补堤,确未料程路均包藏祸心,其心不良。

臣保证,定当竭力查明此事前后真相,至于程路均……”

张逊说到此停了一下,“臣以为,程路均私用军队屠杀囚徒,以致南阳河堤修复工期不至,使戍边要塞存于隐患,加之抗旨不报,按大宋律法,罪当诛之。”

太宗靠在龙椅上看着堂下跪地拍胸之人,面儿上波澜不惊,一副没事儿人的姿态,心里却早已把张逊骂了百来个回合。

当日朕亲自批阅了折子,全国各州县路府集齐的死囚调谴至青州补堤,原是件体恤为民、立朕皇威的好事,岂料你个枢密院横生出八百铁骑被人指着鼻子告状,千余百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朕的颜面该往哪儿搁?!

还有程路均这拎不起的知州,居然将此事推到了风口浪尖,影响恶劣……哼,不死难平朕心头之恨。

想到此,虽然心间反复横跳着,可嘴上依然顺手推舟的说道:“甚好,甚好!朕着门下中书大理寺助你彻查此案!”

张逊伏地听闻陛下如是所说,心想自己总算是有惊无险,轻轻吐出憋在胸口之气。

可偏就在此时,岂料身后传来某个铿锵声响,张逊收起吐了半截的气息细细一听,竟是来自平日里自己顶顶讨厌之人。

“启禀陛下,臣觉得似有不妥!”

话音未落,无数双眼睛立转向说话之人。独剩张逊没有回头,他也不用回头。

他不但知道此人是谁,甚至已对此人之语猜出了七八分。

寇隼啊寇隼,你也不看看今儿这是甚地方?也容得你撒野么!你可真是个刚直不阿的好官啊!哈哈!

这一日早朝,垂拱殿上从天子到一应文武官员,都齐齐看向这一颗卓越不凡,从一开始就在官场上如旭日般升起的闪耀之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是陛下的宠儿、亲信。

“哪有不妥?说来听听!”太宗将停在半空正拟好的谕旨又重新摆下,正了正身子说道。

心下却暗自嘀咕着:你个寇隼,这个时候又出来多凑甚热闹?这爱管闲事儿的毛病怎么就不知道收敛着一点儿呢?

“臣以为青州城自入夏连日暴雨,受水位猛增影响河堤决口,家园良田尽数被毁,程路均作为知州为治理河道也多次上折禀报汛期险情,且向户部征要河工。

陛下当时调拨的全国各路死囚前往之,理应是程路均心中所盼之事,绝不可能有听之任之,甚至以私军之名屠囚之理!

请陛下三思!请陛下明鉴!”

寇隼那刚直不阿,口无遮拦的性子着实让太宗头疼至极。正想着要如何接招圆场,一边的张逊到底是个察得心思之人,主动接过话头解围道:“青州知州程路均以私军之名,射杀朝廷派至南阳河修治河道之三千死囚逾半,且事后并未禀报朝廷,以致阳河岸堤修治一拖再拖。

眼前秋粮秋税交赋不上不说,另有青州属边塞冲要军事领地,与多数蛮夷藩国为邻,军粮难以供应,前线战事若受其影响……

寇大夫,此罪您可担得起?”

平平直直、清清幽幽的的话从张逊口中飘出时,太宗已离开龙椅踱至他的身旁,露出一丝欣赏之意。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我是大当家开局从双11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