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96章刺客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2 06:27:42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宫燕能隐约嗅到口谕背后,隐藏着历朝历代都绕不开的皇权之争。

寇隼口中的腥风血雨,属于江湖人那丝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让他内心一紧。

一如多年前,一主一仆刚来到汴梁城。御街两旁喧嚣叫卖声,也无法掩盖住大宋朝这座权利政治中心,对寇凖的排斥。

官家的口谕上没有标明何时返回,但寇隼与宫燕都清楚其中的不言而喻。

如果可以,越快越好,到了三月猫就进入发情期,整夜嘶叫个不停。

这种声音除却对异性的渴望,更多的是宣誓自己的主权。在那片绵延十几里的宫墙内,官家以外,怎能有第二个主权。

这不是小猫,孩子心性的拨弄几个毛线团闹腾闹腾。这是谋逆!

青州府内客卿住的偏房中,没有烛火摇曳,路过的巡夜衙役打着哈欠看了一眼,没有太多反应地向着下一个巡视区域走去。

宫燕在这间偏房中住着,刚来时,常有人提醒他入夜掌灯,出入也方便些。

可宫燕偏生就不习惯掌灯,每到夜间,这片院子陷入漆黑一片。时间久了,府上诸人也就随了他去,毕竟是知府身边的人。

此时,宫燕正弯腰站在地上,面前一张半人高的板凳上面放着一条磨刀石。一把短刀搁在上头,往复摩擦,石铁碰撞间发出很有节奏的刺耳声响。

窗外月光不甚明亮,透进窗子更显稀薄,映在刀刃上没有溅起寒光,反倒在明灭间渲染着房间的沉重。

宫燕来回重复着手中动作,脑中却思量预测将要发生的大事。

很显然,这次返回汴梁的路途不太好走。寇凖毕生忠于官家,如今却成了悬在刀尖上的绳索,朝中局势稍有动荡,就会索了他的命。

“嗒~”屋外传来一声轻响。

宫燕耳朵微微一动,磨刀声音戛然而止,停下手中磨刀的机械动作,摒神分辨着这短促又细微声响的来源。

嗒!双脚一点地,窗子被身子带起的劲风冲开。轻身跃至窗沿,腰部稍一用力,躬行的身体巧然翻转起来,脚尖点踏窗沿,宫燕人已站立在府衙屋顶上。

“你就是宫燕?”

宫燕面色平静,将昏暗夜色下面罩黑巾,一身夜行服的黑衣人,至上而下从容扫过一遍。

隐隐显出的身形,刻意变化的嗓音。看不出眼前人路数的宫燕,也没回答对方问话。

只紧了紧手中短刀,朝着黑衣人颈部欺身挥去。黑衣人眼中一愣,实在想不通江湖中威名赫赫的穿堂燕,却如泼皮打架一般,不问缘由,上来就是必杀招数。

寒光烁烁转,瞬间短刀刀刃在他眼中无限放大。下意识间就要抬起手中兵刃格挡,手举到一半,只觉颈子一凉,像是被茅草尖划过,有些刺痛。

这种痛很短,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伤口,脑中就失去了意识。

“砰~”尸体倒地的沉闷身音随着宫燕收刀站定,一起传来。

宫燕望着地上瞪大双眼,神情惊愕的尸体摇了摇头。他搞不明白,作为一个杀手为什么那么多话。

与皇帝口谕一同到达青州的,还有一个又一个悍不畏死,愚蠢至极的杀手。

初始宫燕还能够耐心回答上一句半句,但是后来每来一个都问上一遍,实在令他生烦。

在确定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信息后,宫燕干脆就缄口不言,来一个拔一下刀,毫无表情。

腾手从腰间掏出一块白色绸娟,把刀身抹了抹,靠近鼻尖闻了闻,确定抹净血腥味后,一脚把尸体踹到下面,紧接着一个鹞子翻身,从房顶一跃而下。

经了这么一番折腾,他也失了磨刀的兴致。

抬脚向后堂知府住处行去。推门过院,穿过回廊,很快到了门外。

“咚~咚~”宫燕轻轻敲了两下,说道:“府尊,我是宫燕。”

未及片刻,房中传来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不久屋内亮起了烛火。

“进来吧。”屋内传来低沉的说话声,显然是刚从睡梦中醒过来,嗓子还未打开。

寇隼双手拄在床沿,脊背微躬,看到宫燕要行礼。神色略有不耐地摆了摆手。“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改改这个习惯。不必多礼,自己找个凳子坐吧。”

“是,府尊。”听到寇隼的话,宫燕身体一顿后还是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寇隼见状也有些无奈,话到嘴边,刚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府尊,明日可否返程回汴梁。”宫燕斟酌了一下话语后,试探的说道。

“嗯?为何如此心急。”寇隼眉头一皱,抬眼看了一下宫燕,对他提出的这个问题,颇感疑惑。

“刚刚,已是第七个。”宫燕面露担忧的说道。

寇隼听闻,面色一沉,眼中微含愠色,抬手在床沿重重一拍:“这些人也忒胆大,竟这般明目张胆地刺杀朝廷官员,眼中就没有律法么!”

“还是如前几个一样,没有露出甚破绽么?”似想到了什么,寇隼突然转头问向宫燕。

“来人装束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宫燕摇了摇头回话道。

“只是什么?”寇隼听出话语间一丝犹豫,眼前一亮,以为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这几日频繁有刺客进府,寇隼即使相信宫燕功夫再了得,在三番两次的偷袭下,也略有胆怯。

若不是还想在刺客身上,找出幕后主使的蛛丝马迹,他应该已回汴梁了。

寇隼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均是要阻挡自己还朝。倘若此刻自己身在汴梁,或许能吓住这群人的步子。

京官与州官身份悬殊,他死在青州最多就是死了一个知府。如果死在汴京,那死的不仅是知府了,还有皇帝的脸面在任人抽打。

官家虽已进入暮年,但不代表他对大宋的掌控也进入暮年。有人敢挑战他在这片土地上的权威,他不介意让那些心思活跃的人再重新认识他一回。

他依然是那个亲身北伐,身中三箭,尚有余勇统兵还朝的宋太宗。

“只是,今天来的人,刀提到了胸口处!”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