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150章误会(下)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2 22:56:11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怏怏而回的小衙役如实交待后,平白无故挨了火山巡检使的一顿骂。

祁思明左瞑右想,也未寻思出甚说得过去的借口。只得胡乱编了个办案都头回老家探亲的由头,搪塞了青州知府来盘审的张观、徐石二人。

对着祁思明的回话,张观和徐石二人却也奈他不何,恨恨带着叶念安的录本原状,一刻没耽搁地策马返回青州。

一路上,除了张徐二人二马,还有一直尾随在后的龙小青与魏敢。从柴院中捞起魏敢,且得知叶念安身份的龙小青,本想一刀结果了魏敢。

却未料从魏敢口中透出的语气,竟然让龙小青改了主意。她决定带魏敢一同去青州,并亲眼看着魏敢指认出叶念安。

二人皆俱惊愕,却又各自思量着。

饶是紧赶慢赶,在张观二人一路风尘抵达青州府衙时,寇隼和宫燕等人已先后两批到达了汴京。一直跟在暗处的龙小青和魏敢一路周折,愣没料见此回到青州会扑个空。

龙小青胸中更为不解的,是替补河工在补堤结束后,非但没被谴回原籍服役,却还能跟知府一同走进汴梁。

魏敢也满腹疑虑,他当了这些年的衙门都头,案子虽办的不多,可唯一经了自己的手判过死刑的叶念安,不但免了其死罪不用回原籍,还能这般幸运地脱离青州困地。想到这里,魏敢胸中气闷一片,起伏不停。

他瞥了眼身旁同兀自沉思的黑衣女子,倘若此回没有遇见这位杀死释比巫师的冷酷杀手,自己讲不定还浑浑噩噩地窝在二里酒倌的柴院角落里倚墙痛呕呢。

看来,三千死囚泛泛,纵然有孱弱不堪之流,却也不乏卧虎藏龙之将。叶念安身负死囚之身,一无后台、二无资历,年纪轻轻,却能在濒死之地拨丁抽楔,定然不是一般人物。

“叶念安,叶念安,叶——念——安?”思念…隆安?难道?龙小青为自己划过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得出这样的结论,龙小青眉头紧纠,才落下的心复又悬起,而心间对隐藏在此少年背后的扑朔身世愈显迷离。

龙小青再不敢再多做逗留,拉过魏敢直奔汴梁。

此时的汴梁宫墙内,依是安静的诡异。自张逊谋逆击毙暴尸之后,一晃过去多日,赵匡义仍旧未上过早朝。

禁宫门前日日赶朝还朝的文武官员,口中碎念越嘀咕越多,天子抱恙的消息也越传越远,上下惶惶。

龙小青辗转落脚于离寇府不足一里地的客栈内,客房向阳,朝南坐北,城中大小一览尽余。

她每日细察着寇府门前的进出来往之人,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是叶念安的人。

只不过,一连数日,寇隼府邸门可罗雀,只有往人进,不见府人出,稀疏地太不平常。

这日入夜,龙小青如平日盯梢了一整天,正欲从高悬在府门两侧微微摇晃的红烛灯笼上收回视线,却见市街西边,正有来一顶轿辇顶着漆黑夜色缓缓驶来。

从府墙内洒下的朦胧灯光,正照在贴着府墙缓停的轿辇僻静面。

龙小青靠近窗户仔细瞧端着,却不见有人从轿辇中下来。这一古怪现象,让龙小青的眉间川字细长深刻。正思量间,却见市街东头也有一抬轿辇越行越近,如墨夜色中,那移动的白顶朱帘尤为扎眼。

相同的是,是这顶轿辇同样沿着府墙通缓步行走着,不同的,是轿辇旁边跟着几名随从,白衣朱带,与轿辇混然一体。

不刻,两顶轿辇都已停下,轿夫搁下前棍便迅速退去,就像平日赵匡义私见重臣时摒去的内侍,悄无声息地隐入了远处的暗色中。

奇怪的是,轿辇停下良久,依着轿头前倾的姿势,那端坐于轿内之人定然不可能坐舒服。轿中无人出来相见,中间挂悬着大红灯笼的寇府大门也没有开启。

两轿头相向而拜,像久违的老友在拱手相揖,也像是一对新人向着红烛揖拜高堂。

“三皇子,深夜相见甚为抱歉。”先来的那顶轿辇传出一个清脆又干净的声音,语气间不失于对方的敬意。

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话音,白顶朱帘内的三皇子微微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叶先生莫要说这番生分话!元侃托先生惦念,特过来听话。”

叶念安听到元侃这句不咸不淡的说话,知他已明白今晚相见的用意,略一沉思后回道:“三皇子言重,念安不过替官家传句话!

他老人家说:近日更深露重,晨雾缭绕,让您小心行路……并做好准备!”

另一辆白顶朱帘听见此话后,默默不语,平静半晌后复又响起:“元侃明白!有劳先生费心了!”

不一会儿,适才几个无声隐匿在暗色中的白衣朱带此时又悄然飘至轿辇周围,轿夫抬起前棍,又如来时沿墙而去。

【汴梁皇宫】

赵匡义深谙此时深墙宫围下,党羽林立,人心四散。心知自己年事已高,老天已没留给他太多时间。

纵然他贵为天子,手持生杀大权,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却奈何有些事情还是无能为力。

比如他股上的箭伤,在高粱河之战就受过的箭伤。

饶是当年深入虎穴,单枪匹马救了他一命的萧童,最终还是被他抛弃,死在他的股掌中,纵然以命换来的命,仍换不去受过的伤。

那以后,箭伤一直折磨着赵匡义,而这次旧疾复发却要比任何一次都来得猛烈,赵匡义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惧。

他躺在龙榻上,看着房内来来回回的面孔,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在哪里见过,为何这般熟悉?

寇卿呢?朕嘱咐他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赵匡义扶着床塌直起身子,随意搭了件罩衣缓缓走至书案旁,提笔写道——‘诏命襄王赵元侃为开封府尹,进封寿王,择日行立储典礼’。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