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173章交谈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3 09:07:35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这座皇城朕走了几十年,每一块石板都有朕的足迹。

从这里到禁宫大门不消两刻,而朕的内侍才半个时辰就打了个来回。”

赵匡义的语气有些怅然。

饶是他未将话言明,元侃还是暗暗从心底敬佩起自己的父亲,年岁如此,尚且体察入微。

“父亲明察,儿臣确实要来见父亲,又恰巧在禁宫门外遇见内侍。”元侃一五一十相告了来时所遇。

赵匡义听罢只是点点头,继续看着元侃,目光中仍隐隐藏着了不满。

“儿臣来之前也的确见了寇太傅一面,正是太傅指点我进宫来见父亲。”

元侃咬了咬牙,壮着胆子说道。

他清楚,眼前之人绝不会在自己进宫快慢上多用心思。

此人关心的,只会是自己进宫之前去了哪里、见了何人。

最后一个字才吐出去,赵匡义愁不展颜的脸上果然露出满意神色。

刚要张嘴说什么,腿上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疼痛,让他的双眉紧紧连在了一起,不自已地闷哼出一声。

“父亲…”

听到从榻上传来的痛吟声,元侃迅速将跪于地上的双膝向前挪动了几下,一脸焦急,伸出两只手就要去搀扶。

“没事,朕还死不了。”

“父亲洪福齐天,定能逢凶化吉。”元侃恭敬而真诚。

“哼…去给朕打点热水来。”

赵匡义显然不会在意元侃的这句祈愿是否真心,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太过于执着。

脚上传来的阵痛,让他有了泡脚的欲望,仿佛只有针刺一般的酥麻感,才能令他的这两条腿重新灌满活力。

元侃连忙从地上站起向殿外跑去。

不多时,两手捧着一个大而深的木盆走进来。因木盆中水装得甚慢,走起路来也是一步一晃。

木盆中氤氲的热气蒸腾而起,扑到脸上,眼前白茫茫一片。元侃下意识眨眨眼,想化去睫毛上被沾染的水珠。

这个小动作落到赵匡义眼中,多年来深藏在坚硬内心深处的柔软被轻轻触碰,轻叹了一声道,‘他们终究还是孩子。’

此时再看向元侃的目光,俨然如木盆中升腾的热气,漾开的白雾,朦胧而柔软。

元侃如释重负地将木盆放下,也没来得及去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便半蹲于地挽起赵匡义两只宽松的裤腿,小心翼翼地将其小腿先后浸入盆内。

热汤迅速染红赵匡义的双腿,没入水中的箭疮似是顽固的孩童,兀自泛起腐肉特有的絮白。

不知是旧伤作痛,还是热水熏蒸,此时赵匡义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汗珠,双颊也涨得通红,喉咙里充塞着模糊的呻吟声。

见赵匡义忍得辛苦,元侃突然抬起覆有箭疮的那条腿放在自己膝盖上,从上至下,从左到右,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子,用嘴吮吸起上面的腐肉浓水。

腿上异样的舒适感,令赵匡义蓦然睁开双眼,却不料被眼前一幕震惊地说不上话来。

对自己的几个子女,他从未奢望过他们能有出自内心的恭孝,但此时元侃做的这些,已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你应该知道,为父不是心软的人?”赵匡义说完,眼神有意飘向房中书案上摆放的玉斧。

二人四眼相对,元侃自然明白赵匡义这一眼所含之义。

玉斧乃大宋开国皇帝宋太祖的心爱之物,父亲以思念兄长留在身侧,做足了兄友弟恭的表样给诸人看。

只不过,这依然无法堵住天下人幽幽之口,烛影斧声的传闻还是在坊间流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元侃有碍于皇家身份,自然不会像天下细民一般随意传谣。

“父亲行事顺天顺民,即使有些许过失也于国有益,儿臣从不曾质疑。

儿臣做的,仅仅是一个儿子对父亲应该做的事。”元侃语气诚恳地回过头,不敢再盯住御斧继续看。

“难为你有心了!”赵匡义气息低沉,却分辨不出对元侃所做一番是否赞赏。

“说说吧!何事找朕。”

元侃面露怯意,低首不语,似是在斟酌语句。

“朕让你说,你说就是了,我今日不问对错。”

赵匡义皱了皱眉,对元侃这幅优柔寡断的模样稍显不快。

“恳请父亲对顺天酒楼审案时限再宽限一些,儿臣定将案子告破,不辜负父亲期望!”

“十天里,你冤枉了汴梁城最大的酒楼掌柜。倘若再多给几日,你是不是要拿整座汴梁城百姓陪葬?”

赵匡义虽然言辞严厉,但语气却很平静。

“儿臣不敢,段掌柜一事实在是为了保全皇家颜面,不想让父亲心忧。”元侃心中一紧,连忙辩解。

“哼!朕看是保你的颜面吧!”赵匡义嗤道。

元侃听闻,心中莫名一阵烦闷。方才明明说过今日不问对错,此时又不停地责问数落。

想至此,元侃索性也不再开口,多说多错,不说不错。

赵匡义见元侃赌气一般使着孩子脾性,嘴角不禁露出一点笑意。

刚刚说过的几句,不过是想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敲打试探一番。

凡事终究是要想周全一些,傻子才会以为自己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有心人却早已暗揣地清清楚楚。

“顺天的命案经了你们兄弟俩的这番折腾,整座汴梁城都知道了,大伙儿可都在等着看你这个开封府尹的洋相。

凡事初生,可采取风雷手段产灭,仿若已燃成燎原之势,便是要慢慢熬了。

你可明白这个道理?”

“嗯。儿臣明白了!若不是大哥横生枝节,回护外人,这案子早已了结!”

元侃见父亲态度有所缓和,借机抱怨起元佐来。

“赵家子孙可不是只会动动嘴。你大哥做的没错,你做什么,我也会支持你。”赵匡义突然话锋一转,表明了自己态度。

“父亲的意思……是我可以?”元侃扬起脖子,眼含期待的问道

赵匡义先点点头,尔后又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即便是到了这样的节骨眼,对自己儿子表明态度也是这般艰难。

老大与老三皆为互持优劣,可真要在二人间选出一个上位,又如这脚下热汤一般,烫而活血却又酥麻止痛,都满意又都不满意。

唯寄于顺天酒楼的这个案子来做出决断了。

赵匡义心底长叹一口气,暗道声‘快了,就这么期待着吧!’

“朕给你时间。再过两个月便是中元节,祭祀时朕要见到凶犯捉拿归案。”

赵匡义心中有了计较,也没有告诉元侃,而是爽朗应了元侃所求。

“谢父皇!儿臣告退。”

“等等!”

元侃听到赵匡义松口,大喜过望,心中疑惑全一扫而空。

正欲作揖出殿,突然又闻赵匡义喊住他。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