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书吧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

第249章敌营(中)

三叩法门 | 作者:半叶棠 | 更新时间:2020-07-24 09:46:14
同类小说:邪王追妻重生之战神吕布战场合同工抗战之最强特种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小公子我同你讲,每逢战役,蛮兵均是自备武器、马匹、军粮和马料出征。

因担心粮尽料绝,求战心切,故南诏军队作战时,养成了不能久战的弊病。

老奴觉着,只须将战时拉长,不怕南诏军不退兵。”

“只不过,南诏国素来应允士兵出界后烧杀虏掠,任其自行,这也就给了南诏国界外的村寨百姓带去了毁灭性灾难,城池当地民畜为空,破坏严重。”

叶念安听闻呼楞铁对南诏军情的分析解释后,面儿上一喜,正准备加紧步子,又被身后呼楞铁未完的半句戳瘪了气。

“将军究竟想说什么?”叶念安挑眉道。

“小公子有没有想过,天复二年最后一个南诏王乃郑回七世孙、国老郑买嗣篡权夺位,还残忍诛杀了原蒙氏王族八百余人。”

呼楞铁话至此,面色板正。

“小公子恐怕不知,南诏国作战宿年有例,国王都会派清平官或亲信前往监军。

依着老奴想,此回指挥战役的鹤发老者非是王室后裔,就是国王心腹。”

话至此,叶念安心下咯噔一记。呼楞铁的话如雷轰顶,头皮发麻。

心念立时转回到了城中的双儿和龙小青处,不禁为自己的轻率之举狠捏了把汗。

“那我,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南诏小国虽已灭亡,却无法确证成都府新守备姓郑的巧合。”

铁塔汉子的实事求是,彻底燃起了叶念安的怒火,批评道,“呼楞铁将军何故此时此地才与我说这些?!”

面对叶念安的喝斥,铁塔汉子不怒反笑道,“我等三人赶回成都府时,城门已闭。

且双方士气正锐,兵马已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岂有不战之理??”

呼楞铁出身将门,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他的意见是极有见地的。

除此,依着他的性格忍了一路,不在第一时间跟他说,自有他不说的道理。

“不这么试一试,如何知道郑、姜二人二姓之间的千丝万缕呢?”

营前晃动的人影快慢无律,火把亮光来回梭行,使营帘忽明忽暗似变起了戏法,二人脸庞在光明黑暗中不停地切换。

“哈哈哈哈,念安总算明白方才出城时将军说的‘只我三人’这句话的意思了,将军好谋算!”叶念安恍然大悟,睁大一双眼眸询问道

“小公子计谋若是略高一筹,让此二人反咬互厮也非是不可能之事。”呼楞铁微微笑道。

“哈哈,走吧,将军,瞧瞧去!”叶念安一收愠色,语气松缓不少。

呼楞铁方才说的那番话,不说犹可,一说却戳中了叶念安的痛处。

恶向胆边生,呼楞铁的话是个献计,却也一针见血地掐到了郑帅毕和南诏蛮兵的死脉。

转身须臾,叶念安惊觉,若能抓住这次的机会,或许是成功击退蛮兵,助他回京更快走向成功的一种手段。

反正北汤天这趟不能白去,去了就决不能空手而归。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难得的机会不能浪费。

南诏小国历代军制,均对士卒赏罚分明,战役中前身受伤,准许休养。

而背后受伤,则视为临阵退逃,必定处死。

‘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叶念安谈不上是个熟知边情的宋将,却因冒死进了趟北汤天,推算了出此下身在成都府面临的困局境况。

故而,日暮时分的那场激战,城中将士用火反攻,定然烧伤了呆在洞子车里的不少蛮兵。

按着南诏军制的规定,这些被火舌燎伤的将士,明儿都会安排在营中休养,即便蛮兵在鸡鸣天亮后大举攻城,也铁定不会再出动那硬如铁壁的洞子车。

“情况怎么样了?”鹤发老者眉心夹川,灼色明辩。

肚中却是另有思量,今儿城外初交手,虽然未与成都新守备交手,胸中已知此回运筹斗智中,意外遇到了强中手。

“族长,灼伤将士甚多,草药……怕是不够了。”

讲话的是一名蛮将前锋罗苴佐人,三十来岁的年纪,粗眉高颧,瘦骨棱棱,身束戎装。

“全拿出来给大伙医治吧!”姜鹤低头长叹了一声,无奈道。

“草药?”

帐帘后面正竖直双耳的叶念安看着呼楞铁渐渐消失的背影,心下咯噔一记,嘴中默念着姜鹤的话,脑中却快速翻腾着。

营帐顶上的的卢小六自上往下俯瞰,帐中人数、脸庞、说话,全过程看得清清楚楚。

听其屡次讲到三花兔耳风草,不禁心下一懵。

营帐内外几人正同是思忖着,营帐帘子复又轻轻掀开,进来之人身材魁梧,体形彪悍。

慢条斯理一开口,将卢小六飘远的思绪生硬拉回,又揪住双眉压低身躯继续偷觑。

“兄台,多日未见,从成都府来?”

姜鹤犹自沉思,腾一抬头却见那日月隐阁匆匆一面的圆脸盘子,面色惊变。

“族长好记性,还认得小可。”呼楞铁微微前倾,躬身一揖道。

“兄台来趟月隐阁,可是带走老朽不少宝贝。想忘却难!”鹤发老者迅速隐去面儿上诧异,恢复平静道。

“族长既已猜着此行之意,小可也不兜圈子了。”

呼楞铁一反蛮劣表面,借着姜鹤的话服低而言,“摘下族长的楠木方匾,实为小可忒喜欢匾上的诗作。

至于暗墙机括里的草药、南诏三宝剑以及……”

话至此并未完,呼楞铁特意按下,抬起眼皮正视起姜鹤的脸一字一顿道,“以及藏在方匾里的几件遗物,真乃天下罕见。”

呼楞铁推来的这几句话,不禁让姜鹤一阵局促。

他料见了自己藏在月隐阁里的几件重要物品被窃,是眼前铁塔汉子手笔。

也料见了隐于这些物什后头的秘密会被掘地三尺。

饶是如此,仍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让机关暗括重重包住的金瓶、诏书及手绘城防图一干,也会被这陌路汉子全都启开。

姜鹤一时间显得有些慌乱,不知如何去接对面之人的话头。

喜欢三叩法门
三叩法门最新章节https://www.ikshuba.com/336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仔推荐:爹地,妈咪生气要哄哄豪门佳婿三国之蜀汉中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冲喜娘子太娇弱